— 风年 —

【周江】他们的最初 1(修完版)

第一次ABO献给周江啦 饿的自娱自乐起来


再一次的被询问起了个人问题。

他的年龄不算小了,虽然没到被逼婚的地步,但同龄的人泰半已经有了多次恋爱经历,在一次次的接触选择磨合中找到了适合自己的人,只等时机一到就登堂入室。

可是,他从性别觉醒到现在已经十年有余,却还没有过一个恋爱对象。这事情本来就很不对劲,更何况它发生在周泽楷——一个年轻帅气的alpha身上。

为了这个家里人没少带他去医院,但结果一切正常。无论是信息素的分泌,亦或是该有的发情期。于是他收获了一次谈话,大意是——年龄到了谈谈恋爱什么的正常不必拘束我们都可以接受——何止呢,只要周泽楷肯谈恋爱,热烈欢迎都是少的。

婉转的表达了殷切的期望,周母润了润喉,还没喝完,就听到了三个字。

“……没找到。”

不能更标准合理的答案了,周母想。这样优秀的儿子,自然是只有他看不上别人的。于是一直以来的毫无动静也就可以解释了,挑挑拣拣自然需要更多时间。思及此,她又叮嘱了些:

“要求不要太高了。过一辈子的呢,再好的容貌才情都是次要,重要是性子好处的来……”如此这般的举了例子,见儿子似乎是听进去了,周母颇有些松口气的感觉。“只要你看的中,是个好孩子,我和你爸再没有不同意的。”

从前母亲的话与刚刚七姑八姨的打趣交织在一起让周泽楷有些无所适从。他扭开了阀门,蓄满了阳光的热水倾泄而下,打在身上溅到墙上流到地上,蒸腾的热气与哗散的水声将他与世界隔离。以前他最喜欢这个时间,仿佛一切烦恼的不适的都跟着水走开。

——可如今不是了。他向后倚住墙壁,冰凉的触感把他拽回现实。不要隔开。他喜欢的人还在这个世界里,不能隔开。

 

# 

 与此同时。

“小涛?你还难不难受啊?”江母端着碗站在门外。透过房门不断渗透出来的味道没有丝毫减弱, 她手足无措。“我这、我给你熬了粥,你爱喝的,已经一天了、你……” 

房内昏暗无光,门窗紧闭,窗帘被拉的严严实实。不大的空间被发情期翻滚的信息素填满。床上很整洁,但床单被子都散落在地下,床头柜上药品的小瓶东倒西歪,空的矿泉水瓶堆积成山。墙角缩着一个人,信息素以他为中心溢散而出。

“妈,我还好,不用……不用担心。”江波涛努力酝酿出了点笑意“粥给我留着吧,出去我就喝……呃”他咬住了唇。

信息素再次暴动,稍凉的身体又热了起来。汗水与其他的什么东西分泌的愈加欢快,他没有多余的精力说话了,木地板早已被他暖出温度,无法给他任何的安慰。江波涛把上个杯子里余下的水全部泼在了被单上,然后用被单缠住了手腕 。

他听见门外的母亲哭了起来“这是造了什么孽!” 

对啊,造了什么孽呢。情欲漫起让他的视线模糊了起来,他用最后余下的清明想,什么孽才让他一个beta,要受这种omega的罪。 

# 

 周泽楷拉开浴室的门拿着毛巾径直走进了自己房间。早早就开了空调,所以只穿浴衣也不会很冷 。他坐在床边用毛巾慢慢的擦干头发,动作生疏。 

 

小时候是父亲。在队里,他会给他擦。稍稍的踮起脚,或是把他按在床上坐着,站在他身前,用烘好的毛巾一点点的把水擦干净。一边擦一边逗他:“小周的头发很好哦,要是再长一点就可以接洗发水的广告了。怎么样,考虑一下啊。”说着就揉一揉。他一直觉得那是他故意的,因为揉乱了他会趁机再摸一摸,说些“手感很好呢。”之类的话。

 擦完了就顺势把他推倒在床上,用被子把他裹的严严实实。借着赢得的身高优势,用手指敲敲他的额头,笑着对他道“晚安。” 然后关上灯,带上门。 

 

早上呢,来开门叫他起床的也是他。明明是拉开窗帘然后阳光才照到房间,可在他看来,阳光就是他带进来的。

 

他的动作慢了下来,干脆也不擦了,倒在床上用被子蒙住全身,划开了手机锁屏。联系人列表第一页是他的队友们,每个人的名字前都有数字,这让他们不必受姓氏首字母的束缚。 1空着,2就是他。

 某一次孙翔看了他的手机笑的很厉害。 “哈哈哈哈哈哈哈副队你看,队长说你二呢。队长你真是闷骚啊,哈哈哈哈不过这个观点我赞同!”说着点了点头。

 

这件事的结尾是孙翔被罚了训练。 

 

他其实当时不大明白孙翔在笑什么,还以为心思被看穿了有些慌张。他设的时候没想那么多,只是很浅显的心思。 

 

他看着第一栏的名字,默默地垂下了眼帘。 

 

我喜欢你啊,江波涛。

 

 

 

TBC

评论(2)
热度(54)

2014-03-24

5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