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风年 —

【周江】他们的最初 3


如沐春风。

和江波涛交谈给人的第一感觉大多少不了这四个字。而现在,春风江波涛正在用风一样的速度飙过一辆又一辆车。

到了轮回外,保安看清人忙收起车卡。他点下头,一踏油门就奔宿舍。看着楼体挂着的熟悉的队徽,江波涛微微松了一口气,熄了火回头往后座看去。

周泽楷正躺在那儿,湿透的风衣被脱下来搭在了副驾上。鞋也脱掉了,整个人被无浪的等身毯子裹着,无意识的缩成一团,露出来的皮肤呈现不正常的绯红。 

他发烧了。

这个事实让江波涛十分懊悔,不过现在不是说这个的时候。他下车撑着伞打开了后座的车门,把伞放在车顶,双手将他抱了出来。腿抵着腿,下颔搁在肩窝,周泽楷整个人都靠在了江波涛身上。 他拿过伞打在二人头顶,关上车门,按下遥控锁了车。 

在这个过程中,他的颈侧被周泽楷湿透的刘海扫的有些痒,不经意碰到的皮肤能收到他发热的温度,熟悉的信息素弥漫扩散着缠绕住他全身 ……他们从没靠过这样近,仿若拥抱的情侣,呼吸相闻。

又在妄想了,他歪了歪头,避开痒意,开始思考眼前的问题。 

轮回的脸面不仅身负一击必杀的容貌,还有着纤腴有度的身段。但是再瘦,他也有一米八一……

江波涛叹了口气,收起伞放在了后备箱上。微微小了些却更密集的雨劈头盖脸的打下来,他扯着身上的衣服盖住周泽楷的头,揽住他的腋下和膝弯,微微屈膝,一个使劲把他抱了起来。

……他从没那么感谢过自己的健身卡。

适应的缓了缓,江波涛一鼓作气的上了台阶,穿过大厅,直奔二楼周泽楷的房间。用肘弯开了门,也顾不得湿不湿了,就将他放在了床上。 

揉着发酸的胳膊,打开空调,江波涛娴熟的开始翻衣服找药。做柳下惠状扒了周泽楷的衣服,快速的擦干换上了新的,湿衣服扔到厕所备洗,充上暖宝宝,回房间换好自己的衣服,回来把暖宝宝放进被窝,掖好被角,下楼把车停到车区,拿着伞和脱下的风衣、鞋上楼,床上的人已经有了要醒的迹象,他倒好水,控制着感冒消炎退烧药的量哄着迷糊的周泽楷吃了,灌下去一整杯白开 ,自己也以防万一的吃了一点。

大概是吃了药,亦或是到了自己的房间安心了许多,周泽楷的呼吸渐渐平稳下来。 

江波涛终于得空休息,他坐在五指的小沙发上,再一次看这个他无比熟悉的地方。

一张床一个沙发一个书桌一把转椅一个壁橱,床上有一枪穿云的抱枕,墙上贴着轮回众人的海报 ,桌上是笔电和各种小零食。他送的糖在里面很显眼的位置,看量来说,没有多吃。 

抽屉拉开有满满的周边:贴不下的海报,各种各样的手办,衣橱里还有cos的角色装……

他还来不及感慨些什么,身周原本温和淡薄的信息素陡然激增。不同于他的,强势的alpha信息素甫一暴动就迅速的扩散,试图控制住领地内的所有臣民。

幸好他现在不在发情期,beta体质还可以给他及时撤出的时间。他一个闪身到了走廊关上了门,轮回宿舍的设计初期就考虑到了这种情况,隔离效果还比较理想。暂时脱离了被控制的处境,江波涛倚在墙上,拿出手机拨了个电话。

这事有点让他意外,不过既然可以发情就表示周泽楷的身体没有问题,也算是个好消息了。

“喂,方前辈吗,恩是我,抱歉打扰你和嫂子了,有点事情……”

本来这件事按江波涛的预计就该回归到正常的轨道了。身体微恙周泽楷的发情前期由同是A的方明华代为照料。

但是很巧或是很不凑巧,第二天清晨,周泽楷刚安定下来可以约束自己的信息素的时候,江波涛自己,发情了。


虽然有些措手不及,但他还是第一时间准备好了各种必需品,给队友们发了“有事”的短信,开着车去了OPZ[注1]。

服务人员一见他就了解了情况,迅速办了证明,一分钟后房卡就到了他手里。他客气的笑了笑,去了自己的房间。

刷卡开门,扑面而来的就是信息素清洁素的味道。为了应付突发事件,屋子比较小,帘子已经拉上。桌子上有各种药剂,甚至还有一些钝的针,胶带之类的东西。

他也算这里的常客了,每当在战队的发情期他就来这里混过去。毕竟是专业的,隔离效果极好,价格也不太贵。桌上的东西有的是给忍不住的omega自我控制用的,还有一些则是方便来这结合标记的情侣们。

牢牢的锁上门,江波涛就地软倒下来。一路的安之若素用掉了他大半的体力,幸好潮峰还没来,他还有清醒可以用来思考。

他的体质另类,在某些方面上有着异于常人的规律。他的发情期极短,间隔也长,三个月两天,半年就是五天。这次离上次只有一个月多些,大概也就是一个白天的事儿。 

情欲缓缓涌动,他扯下床上的被子,滚着把自己裹起来,准备迎接第一次爆发。

但事情并没有如他想象的一般。这次的发情意外的强烈,全身上下由内到外都无比的渴望,可这还不是最糟的。最糟糕的是,被渴望的不是别人,是昨天还让他胡思乱想过的,他的队长,周泽楷。

——事实证明如果理智与性欲势均力敌,那么当感性也站到性欲一方的时候,理智几乎毫无胜算。

江波涛如今就是这样。

他已经不记得是第几次被兴奋的潮水冲晕,只感觉处于惊涛骇浪间,没有任何挣扎的能力。被浪头拍到底下,又高高的抛上去,抓不到任何实物。风雨欲摧城,楼高的浪,像昨天那样大的雨 ,有他,还有小周……

……小周……?

怎么会有小周?!

他猛的惊醒,竭力抓住最后的理智。爆手速褪下了裤子,用手快速而粗鲁的抚慰着欲望。射出来的时候,潮水的压力减少了一些。他深喘着,抽出纸擦了擦手,借着片刻的清明开始想一些事。

他们的初见 ,他们初次的配合,第一场胜利,第一个冠军,平常的他,场上的他,聚光灯下的他……

最后定格在昨天伞下那苍白而美好的笑。

这是犯规啊,小周。江波涛自弃的闭上眼,不知道喜欢这东西会上瘾吗,他已经极力的控制了,毒品却还一点点的追过来。

他翻身握住手机,摩娑着熟悉的轮廓,犹豫了一会,他坚定地解锁选择,拨通了第一个人的电话。

舒缓的提琴过去,电话接通。照例的没有声音,但他知道对面的人一定在侧耳等着他。

他清了清嗓子,企图用不是太沙哑的声音说话。

“喂,小周?”


周泽楷倚在走廊的墙壁上 “这里他曾经站过。”他想。

似有似无的味道萦绕在他鼻尖,他偏着头,将手机拿近了一点。 

“喂,小周?”这个声音实在有些情色,让人不得不联想到什么,他似乎也知道,于是不停顿的说了下去。

“我是个不正常的beta,有o的发情期。像我本来不够资格拥有爱情,可是我现在想试一试,和你。 ”

他慢慢的说出了接下来的话,一字一顿,重若泰山。

“OPZ306。想好了的话,就来吧。”

[注1:omega保障区]

TBC

本来该有肉的 可是意外的爆了字数 想了想还是在这停吧 下章一定有肉 没肉我把他们俩人打过的伞吃下去。

评论(10)
热度(49)

2014-03-30

49